小草app2.2.3

一直躺在椅子看似昏迷的自来也无奈睁开了眼睛,尴尬的笑了笑,“那个……如果我说我是刚刚醒过来,你们相信吗?”;r /

;r /

大蛇丸冷哼一声,“你觉得你这话能够骗得了谁?刚才我说起关于木叶崩溃计划的事情时你的心跳明显加速了,真以为我们没有注意到。”;r /

;r /

自来也扭头看到纲手那发黑的脸色,心头一跳,连忙解释道:“纲手,你别误会,千万别误会,关于木叶崩溃计划的事情,我是真的不知情,猿飞老师并没有告诉我。”;r /

;r /

“那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?没有怀疑吗?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没有发现。”纲手说着已经握起了拳头,眼中杀气四溢,那意思分明是: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,我把你活活打死。;r /

;r /

自来也无奈苦笑一声,“我确实有些怀疑,在木叶崩溃计划开始之前,猿飞老师交给教给我一个奇怪的任务,让我带人在外围巡逻,结果正好挡住了砂隐村跟音忍村的联军,当时我心中就有了一些怀疑,去找老师证实他又不让我多问,我也不好逼迫之。”;r /

;r /

“果然是这样,那你告诉我老头子身受重伤,随时可能会死也是假的了,根本就是他想骗我回木叶。;r /

;r /

温柔有气质美女

这时大蛇丸忽然开口替自来也辩解道:“这一点倒是真的,老头子为了能把戏演得真,也是蛮够拼的,他本来就已年纪大了,拼尽力与我一场大战,几乎耗尽了他的生命力,之后又被我捅了一剑,丢掉半条命,以后恐怕难以上战场了,最多也就保留个精英上忍层次的实力,自然无法再继续担任火影之位,所以才会急着把你找回去,现在你已经知道真相,怎么样?有没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?是不是发现老头子特别阴险,有没有体会到了那些政客心思的龌龊?这种情况还要不要回木叶当火影呢?”;r /

;r /

“喂喂喂!大蛇丸,你不要胡乱说话好不好?太过了,嗯,你这么说你分明是挑唆纲手,不让她回木叶吗?你安的什么心?”自来也顿时不乐意了,本来他还有些把握劝纲手回木叶,现在被大蛇丸把事情挑明,让纲手得跟木叶产生怨念,哪会回去接任火影之位。;r /

;r /

“那又怎么样?我已经不欠木叶什么了,这次也是跟老头的交易,才答应治好纲手的恐血症,可没说帮忙劝服她回木叶当火影,既然交易已经结束,接下来的事情当然与我无关了。”;r /

;r /

“你……”自来也气得说不出话来,忍不住要开口大骂,不过随后又想到了什么,立刻道:“大蛇丸,你既然你肯跟三代老师呃合作演这场戏,那对木叶肯定还有感情,这次计划肯定负击极大的代价吧,那你愿不愿意重回木叶呢?只要你同意,我可以力支持你成为火影。”;r /

;r /

“你觉得可能吗?木叶现在已经容不下我,之所以帮老头子就是为了跟木叶断绝最后的羁绊,然后去追寻我的梦想,从此之后我就彻底自由了,怎么会回那个牢笼。”这一刻大蛇丸身上散发着异样的风彩,如同无拘无束的风,居怎有种让人着迷之感。;r /

;r /

杨简一直把自己当隐形人,没有插口三忍之间的事,这一刻终于忍不住感叹道:“这才是真正的大蛇丸,他不应该参与那昂脏的政治,也不该被各种杂事拖累,应该做一个研究者,科学家,为科学而献身,木叶!哼,有多黑喑你们会不知道,只会拖累他。”;r /

;r /

自来也本来就有些心中就有些烦躁,

又听到杨简讽刺的话,顿时忍不住喝斥道:“闭嘴,我们木叶的事情不用你这个外人插口,还有作为晚辈你要学会尊重,我跟大蛇丸是曾经是同伴,而你作为他的手下,哪有你说话的份!”;r /

;r /

杨简毫不在意地耸耸肩说道:“关于这一点我要声明,我可不是大蛇丸的手下,确切的说只能算是合作伙伴,至于尊敬,抱歉,我这个人向来不知道尊敬长辈,尤其是对你这种满脑子黄色思想的色鬼。”;r /

;r /

自来也气得差点吐血,扭头看向大蛇丸,“喂,你不管管你的手下吗?”;r /

;r /

“管不了,正如他所说的,他并不是我的手下,而是合作伙伴,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,他的地位比我更高一些,我需要为他打工。”;r /

;r /

“什么!”;r /

;r /

听到大蛇丸这么说,自来也和纲手同时露出了惊奇之色,看向杨简的目光变得怪异起来,从大蛇丸的口气中他们听出来别样的意味,眼前之人比大蛇丸的地位更高,可问题是他们都知道大蛇丸是什么性格,心高气傲,岂見那种肯居居于他人之下的人,这人究竟有何能力能够让大蛇丸臣服,拿到他的实力真的强大让人无法反抗的地步,不过好像真的有可能,之前跟对方一出手就打晕了自来也,虽然其中有偷袭的原因,而且还是趁着自来也受伤的时候,可是仍然不能否认对方的实力之强,;r /

;r /

“小弟弟,告诉姐姐,你叫什么名字?跟大蛇丸是什么关系?”纲手笑魇如花,还故意挺了挺胸,满是诱惑的味道。;r /

;r /

自来也看到这一幕,直接流鼻血了,杨简也有些鼻子发痒,不过很快想到对方的年龄,强行忍了下来,故意露出鄙视神色,“老太婆,不要装嫩,一大把年纪了还玩这套,卖萌可耻!”;r /

;r /

轰!纲手脸色顿时黑了,周身似乎有气焰在燃烧,整个人如同恶鬼一般,对于纲手这种女人来说,年龄永远是她最大的禁忌。;r /

;r /

“小鬼,你找死!”;r /

;r /

纲手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一跃而起,狠狠地一拳砸向杨简,居然还用上了她的怪力。;r /

;r /

呯!;r /

;r /

出乎意料的是,杨简坐在原地动也未动,只是抬起一只手不偏不斜正好抓住了纲手的拳头,强行挡住了她的拳劲。;r /

;r /

纲手感觉自己的拳头好像打在了棉花上,毫不受力,而且无法寸进,就这么停在那里。;r /

;r /

杨简面不改色,将纲手那拳头强行掰到一边,还捏了两下,“虽然年纪大了点,不过这小手倒是挺软的,胸也够大,足够打90分了,可惜不是我的菜。”;r /

;r /

杨简说完,手臂用力一扯一推,纲手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,身体忍不住的向后退去,砰砰砰的退了七八步,一屁股坐回自己的椅子上。;r /

;r /

这下纲手和自来也的脸

色都变了,刚才那一拳的力量有多大他们都清楚,虽然纲手没有尽力,可是六七成还是有的,整个忍界也没几个人能够接得下,最多是想办法躲开,可是眼前之人居然轻描淡写的抗下来,而且对方自始至终都坐在椅子上,没有移动分毫,把纲手的拳劲化解而没有伤害到周围事物,对方对于自身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了细致入微的境界,实在是让他们震惊。;r /

;r /

“小鬼,有两下子,难怪这么狂,不过不要得意,不要以为刚才一拳就是我的部力量,告诉你,刚才我用了一半都不到,不过今天我不想动手,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。”纲手大言不惭的说道。;r /

;r /

杨简轻笑一下。“会有机会的,而且很快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用不了多久木叶跟音忍村就会开战,如果你想的话到时我们可以再战一场。”;r /

;r /

“木叶跟音忍,怎么你们觉得一次木叶崩溃计划还不够,打算再来一次不成,不过这一次可不是演戏,不像之前那么简单让你们逃脱了。”;r /

;r /

大蛇丸主动解释道:“不是音忍进攻木叶,而是木叶进攻音忍,到时候多半还有其他忍村,这件事情牵扯比较大,我不能说太多,过段时间你们打听一下就明白了。”;r /

;r /

纲手和自来也相互看了一眼,猜测这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大蛇丸显然不想多说,他们不好继续问下去。;r /

;r /

杨简跟纲手只交手一合,动静并不是很大,不过还是影响到了隔壁躺在床上的鸣人,昏迷了一个多小时的鸣人,口中发出一阵呻吟,随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。;r /

;r /

自来也和鸣人都受伤昏迷,不过自来也只是皮外伤,主要是被打晕过去,很快就清醒过来。;r /

;r /

相比而言鸣人的伤势就严重多了,药师兜去手可真的是毫不留情,直接伤到了鸣人内脏。不过鸣人拥有漩涡一族的体质,可以说是残缺的仙人之体,再加上体内封印的半个阳属性的九尾,恢复能力在整个忍界也是首屈一指,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恢复了大半,杨简跟纲手闹出的洞井被鸣人感应到了,这才清醒过来,想到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,浑身一个激灵,猛然从床上跳了下来,一脸戒备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况。;r /

;r /

“鸣人,不要紧张,没事了,没事了,这里很安,快坐上来,你身上还有伤,不要乱动。”负责照顾鸣人的静音连忙开口安抚,生怕鸣人做出不理智的举动。;r /

;r /

鸣人看到是静音,这才松了口气,“静音姐姐,你没事,现在怎么样了?好色仙人?还有纲手婆婆呢?他们怎么了?那个大蛇丸的被他们打跑了吗?”;r /

;r /

静音拍拍鸣人的手掌,让他坐下,这才道:“他们都很好,就在外面,至于大蛇丸,还没有离开,他们暂时和解了。”;r /

;r /

“和解了?这怎么回事?之前还打生打死的,现在居然和解?不行,我要去看看。”;r /

;r /

鸣人说着不顾静音阻拦,从床上跳下来,穿上鞋子就往外跑,很快就看到了房外围着桌子的三人,看到大蛇丸脸色顿时一变,“你这个臭蛇怪,居然还在这里,我要打败你。”;r /

;r /

鸣人说着就向大蛇丸冲过去,同时双手开始结印。;r /

;r /

嘭!自来也忽然一个瞬身术出现在鸣人身边,狠狠地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,“笨蛋,不要乱来,战斗已经结束,现在我们打和了。”;r /

;r /

自来也拉住鸣人来到桌子旁,拉过一张椅子让他坐下,他可不想再引起争斗,一方面是真的不想跟大蛇丸起冲突,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形势对自己这方很不利,如果真的开战,胜算实在太低,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认怂比较好。;r /

;r /

“好色仙人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喝酒?他不是敌人吗?”以鸣人那颗简单的脑袋,实在想不明白,之前双方还喊打喊杀的,斗得难解难分,怎么一转眼又在一起喝酒了。;r /

;r /

“咳咳咳……这些事情很复杂,总之不是什么坏事,以后再跟你解释,现在大家算是朋友。”;r /

;r /

鸣人见自来也都这么说了,他也不再闹腾,只是当他看向大蛇丸,谁注意到站在大蛇丸身后的药师兜,忽然想到如果跟大蛇丸和解了,那么是不是可以让兜老师回来,顿时激动起来,“兜老师,能够见到你太好了,你还会回木叶吗?”;r /

;r /

药师兜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摇头道:“已经不可能了,我此生只会追随大蛇丸大人。我们注定要走上不同的道路,就让我们各自向着自己的梦想前行,希望都能实现自己的理想,我祝你早日成为火影。”;r /

;r /

鸣人一脸不甘心,“为什么?就算你要实现自己的梦想,在木叶一样可以呀!而且我可以帮你,还有佐助,小樱,牙,雏田,对了鹿丸最聪明,一定有能够帮到你的地方,大家都想希望你留在木叶为什么要走?”;r /

;r /

“你们帮不了我,因为我的梦想是找到真实的自己,只有靠我自己,外人帮不上忙的。”;r /

;r /

“找到真实的自己?”鸣人一脸的疑惑,“这是什么意思?自己找自己吗?难道你不记得自己是谁?”;r /

;r /

“这种事情跟你说了你不明白的,总之放弃吧,不要再劝我了。”;r /

;r /

“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明白,至少让我知道为什么,求求你,兜老师,告诉我吧。。”;r /

;r /

药师兜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扭头向大蛇丸看去。;r /

;r /

大蛇丸感受到了身后药师兜的目光,回过头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“看我干什么?这是你自已的事情,由你自己决定,如果你想说的话我不会拦你,这是你的内心的伤痛,说出来跟其他人分享一下,或许不是坏事。”;r /

;r /

药师兜看看一脸希冀的鸣人,最终叹了口气,“好吧,我告诉你!”;r /

;r /

一缕悲伤在药师兜脸上浮现开,沉默了片刻,这才开始诉说关于自己的故事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