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: 2021年2月2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   所有人面面相觑,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。

  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方巧,虽然这件事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,可是一位年近八十的老人,最期望的不就是一个孙子吗?

   所以方巧看到的是苏小小的肚子,而不是她的身份。

   老人年纪虽然大了,可是手脚却还麻利,几步就跑到了苏小小的身边,伸手拉着她的手,激动的身子都在颤抖:“你说,说孩子是烈焰的?”

   苏小小淡笑,对于身边人身上的怒气好像完感觉不到,甜甜的开口:“是啊,不过孩子一直不稳定,烈焰说暂时不要告诉你们,可是我觉得,今天是冷司令大寿,这对他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寿礼。”

   “是是是,这是最好的寿礼了。”老太太激动的说着,回头看着老爷子,“看看,我们也有孙子了,这寿礼绝对是你这些年收到的最好的。”

   老爷子脸色铁青,却没有发火的迹象,显然也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。

   袁如云却急了,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吗?苏小小和冷烈焰,这是谁能想到的事情?

   袁如心眼眸深沉的拉住了要过去的妹妹,这一次,确实是她们轻敌了,他们都没有料想到苏小小会半路杀出来,还带着一个最有利的杀手锏。

   冷老和云老不同,冷老年过八十,最渴望的就是孙子,而苏小小,带着一个最大的王牌。

   冷烈焰身子紧绷,苏小小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怒气,可是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已经无关紧要。

   “你跟我上来。”冷烈焰一手拉着苏小小的手,周身散发着闲人勿进的冰冷。

   美人美腿蛇腰炎夏不失清纯

   走到楼梯口,看到上面的冷烈风和水一心,眼角抽紧,却还是拉着苏小小上了楼。

   “哎……”水一心伸手却被冷烈风拉住,她不解的看向冷烈风,怕冷烈焰会伤到苏小小。

   冷烈风摇头:“你真的以为老大能把苏小小怎么样?现在他们之间主导的人是苏小小,当然,像你这么……”冷烈风说着,上下打量着她,最后下定了评论:“这么低智商的人是看不明白的。”

   水一心嘴角一侧抽搐,看着这个男人,刚刚还对自己霸道宣誓自己是他最爱的人,现在就成了她是低智商的了?

   好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,冷烈风也没打算去看楼下那暂时没有得到控制的局面,转身带着水一心回了房间,淡淡开口:“我爱你和你低智商并不成正比,所以这个没有可比性。”

   “我上学的时候好多次满分呢。”水一心不服气的反驳道。

   “爷就不知道99分是什么。”四爷一句话完虐水一心!

   冷烈焰带着苏小小回到房间,一把将人松开,苏小小依旧是那副淡然的表情,看着这装扮深沉的卧室,啧啧出声:“冷伯果然是表里如一的人,就连这房间都是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呢。”

   “苏小小。”冷烈焰怒吼,他快要被这个女人弄疯了,低头落在了她的小腹上,双手之上的青筋直冒。

   苏小小回头看着他,芊芊素手落在他胸口,一下一下慢慢点着,抬头却是欠揍的笑容:“冷伯,你说你都不年轻了,少生气,会有皱纹的。”

   “苏小小,解释。”冷烈焰冷声开口,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致。

   苏小小自动的后退了一步,坐在床边,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“我说过,谁都不能伤害我的朋友,你可以不顾及自己的亲弟弟,我却不能让人伤害我的朋友。”她说着,抬头直视冷烈焰,“这就是我和你最大的不同。”

   “孩子。”他咬牙切齿的开口。

   他的女人怀孕了,离开自己了,他却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 “孩子啊。”苏小小喃喃开口,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:“怎么办呢,宝宝你给爸爸闯祸了。”

   爸爸,两个字轻轻的,却如同最强有力的武器,直击心扉。

   冷烈焰站在床边,如同一尊石像,良久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   苏小小等着他开口,等到脖子都僵硬了,可是他始终保持着那个姿态,只能叹气起身:“冷伯,不用这么害怕,等到我男神和我朋友在一起之后,我会对外宣布是我行为不端,怀了私生子诬陷给您的,不用担心啊,到时候我会离开,您,前程一片大好。”

   冷烈焰岂能听不出她言语中的讽刺,她在讽刺自己为了弟弟的前途做了那些不耻的事情,她在讽刺自己不如烈风对待感情的勇气,她在讽刺自己所处的这个位置,她在讽刺自己的一切。

   冷烈焰坐在床边,然接受了她对自己部的讽刺。

   苏小小看着不再反驳的人,心更冷,双手愈加冰冷。

   她站着,他坐着。

   无人开口的房间陷入了静谧,带着无尽的伤感。

 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这伤感的静谧。

   “进来。”冷烈焰一向清冷的声音里面终于带了不耐烦的因素。

   水一心将门推开,看着房间里的人,却不敢开口。

   冷烈风一手放在水一心肩头,看着自己大哥开口说道:“我要送她们回去,大哥还有事情吗?”

   苏小小收起脸上的悲痛,回头笑着看着他们: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走了几步过去看着亲密的两人:“哎呀,我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,你终于不钻牛角尖了,四爷多好的人,不要你就是脑残。”苏小小笑眯眯的看着水一心,开口说道。

   水一心伸手握住她的,她知道接下来她要面对媒体怎么样的评论吗?

   “你怎么这么傻。”水一心说着,眼眶微微发动。

   “哎吆,你就别这么矫情了,在这个插兄弟两刀的年代,你给我个机会让我为朋友两肋插刀呗。”苏小小伸手为水一心擦泪:“这怎么还哭了,你想让你家四爷追杀我啊。”

   苏小小俏皮的话语让上来的老爷子和方巧都听到了,虽然他们年纪大了,却不糊涂,听了这话,方巧对苏小小更是喜欢,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放她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