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: 2021年2月3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飞鹰一句话都没有说,为她盖好被子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
简馨回头看着飞鹰离开,又看着水一心的背影,因为怀孕,她最近都是侧身睡的,所以这会儿直接给简馨留下一个背影。

简馨好奇的转身出去,为水一心关了门。

水一心等到她离开才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伸手摸着自己的小腹,低声呢喃着什么,没一会儿真的睡了过去。

简馨去了书房找冷烈风,她觉得水一心很奇怪。

冷烈风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,听到有人敲门,开口让人进来,看到简馨之后,微微勾着自己的嘴角,对她勾手:“过来。”

简馨笑着过去,牵住了他的手,“烈风,一心好像不太对劲儿,你要不……”

“她怎么样,和我有关系吗?”冷烈风声音会更加的冰冷,好像对水一心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简馨还欲说什么,冷烈风已经不耐烦的挥手了,“你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说水一心的事情吗?”

听出了冷烈风的不悦,简馨急忙拉着他的手撒娇:“没有啊,人家是一天没见你了,所以想你了。”她说着,直接坐在了冷烈风的腿上,嘟着红唇开口抱怨道:“你都在书房呆了一天了,风律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对你影响很大。”

“风律是我们一手建立起来的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毁在我们手里。”冷烈风说着,不着痕迹的将人推了起来,他也起身,搂着简馨出去:“你怀孕在身,早些休息,我陪你。”

长发系清纯美女气质清冷唯美校园写真

“好啊。”简馨甜蜜的开口说着,依偎在他怀中,跟着他回了卧室。

水一心休息了一晚上,脸色依旧苍白,一早飞鹰就已经坐在了床边,在她醒来之后拿了药过来:“吃了。”

“不用你管。”水一心伸手推开他,将药拿过来,然后自己端起了桌子上的水,一口气部喝了下去。

飞鹰眼眸深沉的看着她,最后将早饭放在了桌上。

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在他昨填吹响那哨子的时候水一心就已经起了疑心,后来直升机将他们送到了一个私人医院,她听得出,医生的意思是,她可以留下,甚至可以让她逃过郁子明的控制。

可是她拒绝了,她依旧是跟着飞鹰回到了这里,因为她想守着冷烈风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她都不会离开。

可是她在直升机上看到了风律的标志,那是风律的直升机,而飞鹰,他知道风律的暗号。

飞鹰听了水一心的问题,起身淡淡的看着她:“风律也是郁爷的一部分,我知道这些很正常。”

水一心抬头看着他,如果不是他和冷烈风同时出现过,她绝对会怀疑,他是冷烈风,可是这个设想早就被打破了。

“你出去吧。”水一心侧脸不在看他,而是看向了一边。

飞鹰看了她一眼,然后才不动声色的离开了这里。

水一心紧紧抿着自己的唇,看着桌上的饭菜,却一直没有动手。

简馨醒来的第一件是就是来看水一心,敲门之后进去,过去坐在了床边,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伸手握住了她冰冷的手:“一心,究竟怎么回事儿,怎么不在医院呆着,是郁子明不同意吗?”

水一心靠在床头,苦涩一笑:“是我自己不争气,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,医生给开了药,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你现在身子重,最是应该注意的时候。”简馨大姐一般责备道,为她整理了一下被子,“我昨天和烈风说让他过来看看你,可是……”

“算了,他过来只会让我更加难受而已。”水一心失落的开口说道,好像她是真的已经对冷烈风失望了。

“那你这几天好好休息,我让人把饭菜给你送到房间来。”简馨疼爱的开口说道。

“谢谢简馨姐,你快去吃饭吧。”水一心轻轻开口,低着些许的困倦。

“那好,你好好休息,我中午在过来看你。”简馨起身,扶着她躺好,之后起身离开,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回头看着她:“郁子明昨天没送你回来吗?我怎么只看到了飞鹰?”

水一心睁开眼睛看着简馨,开口解释道:“他有事先回去了。”

“奥,那一路是飞鹰送你回来的?”简馨再次开口问道。

水一心微微起身,看向了站在门口的简馨:“简馨姐怎么突然这么问?”

简馨明显的一愣,之后才开口说道:“没事,就是觉得奇怪,毕竟郁子明很在意你。你好好休息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简馨说着,关了房门出去。

水一心看着被关上的房门,在思考简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。

A市酒店。

林泱林汐已经到了。

耶律澹台一直看着电脑上的数据,“如果不出意外,黑熊最近会出现在A市,我们只有一次机会,十七年了,这一次,必须把他拿下。”

“可是,如果黑熊不来?”他们不是功亏一篑吗?

“他会来的,他觊觎龙头太久了。”

林泱和林汐站在那里,嘴角微微一抽,龙灵就不能换个说法吗?觊觎,这个词语,为什么听着就这么不对劲儿呢?

“可是不排除Princess那个女人将龙头带走。”林泱理智的开口说道。

“就算是Princess同意,黑熊也绝对不会这么贸然的将龙头带到他的地盘,他肯定会自己来验证龙头没问题,那个时候,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。”耶律澹台一手拍在了桌子上,这次绝对不能失败。

水一心回来之后就没有见过郁子明,这根本就不符合他的作风。

就连飞鹰,在她身边出现的次数都开始变得少了,只有晚上才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。

夜深人静,水一心却没有睡着,飞鹰依旧是半夜才来到了水一心的房间。

“飞鹰。”

刚刚坐下的飞鹰微微一愣,好似没有想到水一心还没有休息,他起身过去坐在了床边,哑声开口:“还没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