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: 2021年2月3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   “杀我大哥的,是宁妗妗。姜家大小姐姜绮嫣和宁娇娇是帮凶。人证,在萧贵妃手里。”

   “我大哥尚未出殡,你可以去查看他的遗体。宁妗妗用匕首杀死大哥之时,大哥曾曾奋力挣扎,我可以断定,宁妗妗的手背上有大哥指甲挠出的血痕。同样的指甲血痕,姜绮嫣的手背上也有。”

   ……

   宁欢轻声说着,笑容已经敛起,换上的却是一种别样的苍凉。

   “你这些不过是推测。”百里煜冷淡的说道。

   “不,尸体是不会说话的,死人可以告诉我们一切。大哥临死前,是被姜绮嫣捂住了口鼻,不得发出声音。姜绮嫣修为在大哥之上,大哥被她制住,根本无法挣脱。”宁欢沉声说道。

   “好,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就算你找到人证,但你别忘了,你现在被判了死罪,那也是有人证的。”百里煜回道。

   “只要真正的凶手招认,我自然就是清白的。”宁欢看着百里煜,低沉的说道。

   “……”百里煜心中一沉道,“你要本王去逼妗妗认罪?”

   “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总之,人证给了你,真相我也给了你,明日在我行刑之前,你必须要拿到圣旨去法场宣我无罪,否则,后果自负!”宁欢冷冷的告诫。

   “你!”百里煜极为不喜欢宁欢这满是警告的语气,听起来实在不爽极了!

   可偏偏宁欢一贯如此,说出这些话来,也是如此的斩钉截铁。

   清晨的一声morning

   “百里煜,你没得选择。”宁欢忽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“想要保你自己,你除了帮我,没有别的办法!祁越,送客!”

   宁欢要挟完百里煜,便是冷下脸来赶人了!

   “……”百里煜心中怒火中烧,气哼哼的离开了刑部大牢。

   宁欢目送百里煜离开,眸光中一片明亮。

   这场陷害,宁妗妗要算计她,她就得让宁妗妗得不偿失!

   ……

   百里煜出了刑部,想起宁欢说的那一番话,还是气得咬牙。

   细想之下,他又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 宁妗妗杀了宁韬,嫁祸给宁欢?

   百里煜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啊!

   他记忆里的宁妗妗,从来都是轻声细语,待人温柔,她那么善良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狠毒的事?

   百里煜根本不敢去相信,可宁欢说的那些话还回荡在耳畔,他又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!

   想来想去,他决定是宁府,去见宁妗妗一面。

   算起来,上次去质疑完宁妗妗身份之后,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宁妗妗了,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!

   走了几步,他又觉得不妥,眼下天色已晚,他贸然去见宁妗妗,影响总是不大好的。

   思前想后,他便是先回了他的皇子府,尔后,命人去给宁妗妗送信,挑了一处不起眼的别院约见宁妗妗。

   这别院地处偏僻,空置多年,但却是他的产业,在这里见宁妗妗是再适合不过了。

   百里煜等在别院后园的水榭之中,不多时,宁妗妗便是到了别院之中。

   他透过水榭的小窗瞧了过去,神色微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