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: 2021年2月3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   午时过后,宇文烈如约而至。

   宁欢将命十七将宇文烈请来了书房,宇文烈进了书房看见是宁欢,愣在了原地。

   “宇文将军,请吧,这位是我们夫人。”十七解释道。

   宁欢点头,对十七道:“十七,你先退下吧!”

   “是。”十七退下,顺便关带上了门。

   屋中边便是只剩下宇文烈和宁欢两人。

   宇文烈看着宁欢,眼中暗流涌动,千言万语,此刻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   有多少日子没见到她了?他一直在努力的忘记她,至少不再痴痴的想着,可想到头来,他原来根本什么也没忘记。

   再见的一刹那,回忆如雨,纷纷落下,无法自拔。

   他站在原地,久久无法回应。

   她比记忆里更动人了,好似更添几分韵味,看一眼,更陷入其中。

   宁欢笑了笑,对宇文烈说道:“宇文将军,请坐。”

   路边的绝美少女让人留恋

   宇文烈回过神来,走了过来,在一旁落座。

   宁欢也是坐了下来,浅笑道:“冒昧请你来,是有事想要同你说,本来应该是渊同你说,不过他不在,现在又是特殊时期,我只能先请你来一趟。”

   宇文烈眼神复杂,道:“倒是没想到,他竟是西炎国师。”

   他在来西炎之前,百里玄渊已经给他传了信,他也知道了百里玄渊在西炎的身份。

   宁欢看着宇文烈,喟叹一声,道:“你不知道的事应该还有很多。”

   “你是要说贞儿的事吗?”宇文烈抱歉的说道,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 宁欢抬手道:“她的事一会儿再说,而且她是她,你是你,我不会混为一谈。我现在要和你说的是七心蛊的事。”

   宇文烈意外的看着宁欢:“爷的诛心蛊一直都没发作,这都是你的功劳。”

   说起那时的事,宇文烈还是觉得抱歉。

   “不发作不代表没有问题了。”宁欢说道,“你先仔细听,听完之后再发表意见。”

   宇文烈点头。

   宁欢便是将关于七心蛊的事从头到位尾说给宇文烈听,宇文烈听话后,也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 “竟然有这种事?”宇文烈心中震撼无以复加。

   宁欢点头,道:“是,而且,宇文贞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。”

   “什么?贞儿她……”宇文烈更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 “你的妹妹根本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她背后做了多少事,你恐怕难以想象。虽然她说她是去年才醒过来,可我不相信。我怀疑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沉睡,七心蛊的事,她一定参与了。”宁欢笃定的说道。

   “可贞儿她比毕竟至只是个弱女子,怎么可能有这么大本事?”宇文烈还是难以相信。

   “她是弱女子?”宁欢嗤笑一声,“宇文去烈,我知道你难以接受,但你该知道,我不会信口开河。她能女扮男装化名文臻成为最厉害的军师,你还觉得她简单吗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宁欢看着宇文烈道:“你从来都不了解她,她藏得很深,你看不透。”

   “你说的爷记住了,等见到她,会查清的。”宇文烈沉声说道。

   宁欢笑笑,要宇文烈接受真相也没那么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