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: 2021年2月3日 Posted by: admin Comments: 0

   水一心趁着后厨的人都忙忙碌碌的时候,走到后厨里面去,里面都低着头包饺子,果然是人满为患。

   林湛守在外面等着水一心,用水一心的话说,她进去不容易被人发现,就算是发现了一个女人,人家也不会把她怎么样,但要是林湛也进去了,那就不好说了。

   毕竟林湛是男人,真的要是进去了,肯定容易被人发现,水一心的决定,林湛还是赞同的。

   林湛也觉得,水一心说的有道理,他在外面等着,水一心进去找人,但里面的人也确实是太多了一点,以至于水一心进去之后就在找了。

   但她一直也没看见,直到有人看见她的时候,主动问水一心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 “我是……”

   “让她过来,人手不够。”宛若奏响的大提琴之音,让水一心浑然一怔,回头时,那个人已经转身去了里面。

   人群中,一边走一边低着头,伟岸不屈的身躯,水一心盯着他走路的姿态,迈步走过去,一边走,水一心一边皱着眉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生怕她眨眼睛,就看不见他了。

   水一心抿着嘴唇,整个人陷入空旷之中,仿佛眼前没有别人,只有前面,穿着绿色军装裤,绿色常服衬衫的男人。

   走到了那个人的面前,水一心微微低头去看他,他挽起袖子,一边说:“你来的太晚了,再不来都老了。”

   水一心听着这声音,忽然喜极而泣,抬起手捂住嘴,她怕哭的太难看了,可是还是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   四爷缓缓抬头,转身去看着媳妇,他没变,脸上依旧英俊不凡,她也还是老样子,没有丝毫的变化过。

   清凉盛夏的一夜

   四爷看着她,没说话,抬起手将她搂进怀里,一手搂住她的身体,一手按住她的后脑,轻轻的叹息着,用脸颊摩擦着她温热的脸。

   周围所有人都沉默下来,大家屏息凝神,看着他们。

   水一心整个人哭的几乎崩溃了一样,林湛在外面都听见了,忍不住走到后厨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,看着看着也擦了擦眼睛,之后又走了出去,站在门口站着。

   注定这是个不平凡的日子,水一心哭的周围所有人都心碎了,谁也不清楚,这个进来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,也没有人知道,眼前这个镇守监狱的部队首长是什么人,因为他的名字从来没有说过,他也不爱说话,来了之后只是偶尔的会签一个文件,说话也几乎没有。

   至于他身边跟着的人也没有,总而言之,一切都很神秘。

   水一心哭了一会,被四爷放开,四爷带着她去洗了洗手,两个人回去后帮忙包饺子,低着头,水一心吧嗒吧嗒的掉眼泪,其他的人根本不敢看,一会两个人就抱在一起了,弄的大家心情也都不太好,谁也不去看,说不上是怎么一回事呢,看那个女的哭的,跟死了人一样的伤心,还很委屈。

   至于男的,也就是他们首长,平常看不苟言笑,此时看……还是不苟言笑,只不过他的眼底多了一些复杂的情绪。

   饺子包好了,煮出来,首长就带走了两盒,带着人从后面走了,一路上两个人一起离开,所有人都趴在窗户那里看,水一心拉着四爷的手,紧跟着,生怕把她给扔下一样,一边走一边哭,也不说话,等人走远了,厨房里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,都有些茫然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   水一心跟着四爷到了四爷住的地方,他们的驻地里监狱只有两公里,但是这两公里是蜿蜒的,水一心经过了密林才到了这个地方,刚上深秋的时候,落叶铺满一地,水一心跟着进入到当地的房子里面,进了门,四爷把门关上,水一心一把搂住了四爷,呜呜大哭起来。

   四爷一直抱着媳妇,好像几百年没有见面一样,用力抱着,两个人好像再也不能分开了一样,就这样一直抱着。

   天很快黑了,经过四爷门前的人都朝着四爷的房间里面看看,黑漆漆的看不见人,但是哭声却很大,也很凄凉,还是个女的。

   ……

   大家都沉默了,他们首长把什么人弄来了,不会是饥渴,欺负人家了吧?

   不能吧,看他们首长那样子,男女不近,哪能会出现这事。

   胆子大的都去门口看看,后来听见哭声小了,还听见首长说别哭的话,那样温柔,也就放心了,不是抢来的就行。

   大家都走了,水一心渐渐好些,离开四爷把灯打开,仔细的捧着四爷的脸看着他,四爷一点没有变,还是老样子,只是看他的眼睛,淡淡的多了释然,再也不是往日的那样神气活现,虎虎生威了,不知道是不是时间消磨了他的斗志,还是时间消磨了他的心,他的心是否依然?

   “爷……”

   水一心低声叫着,踮起脚尖亲了亲四爷的嘴唇,四爷毫无保留的回应着,而这夜就这样开始了。

   ……

   早上水一心早早的就醒了,她有些不敢相信,这一切来的这么突然,睁开眼她马上去看四爷,确定不是在做梦,她才放心。

   四爷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躺在身边的媳妇,转身轻轻的搂着她,低声问:“还疼么?”

   一句话,反复万语千言,一下刺痛了水一心深藏已久的心,跟着她开始流眼泪,却开始摇头。

   四爷轻声叹息:“是爷对不起你,在你最需要爷的时候,选择了国家。

   水一心摇着头:“不要说了,已经过去了。”

   “心儿,爷欠你的,用余生来还你,爷答应你,以后再也不会为了任何事,任何人,离开你!”

   四爷能说的只有这些,他搂住了媳妇的身子,这一次,他再也不会放手了。

   水一心静静的躺在那里,静静的不说一句话,就算他做出的决定依旧不是将她放在最前面,她也不会放弃,只要他还在这个世界上,她相信,她就一定找得到他……

   不管是千山万水,还是四季轮回,即便岁月再无情,年华再沧桑,她的心依然不会改变,只要他还记得初衷……

   岁月的风,像是一把无情的火,燃烧时烧尽了青春岁月,留下不堪灰烬……

   但人生却不能因此结束,在那些喜怒哀乐交织的岁月中,还有梦,还有感动……

   这一年放年假的时候,水一心本打算回去过年,结果却怀孕三个月了。

   结果这个年就没回去。

   不久后水一心生孩子,终于生了个女孩,也总算是让某个人圆了心愿,可是这孩子生了之后,又因为长得太漂亮,让某个人担忧不已,长大后肯定会让很多臭小子找上门的,那该如何是好?

   反复思量,某个人终于决定要把两个儿子接回来了,觉得只有这样,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宝贝女儿。

   而就在第二年的深秋,水一心再次踏上了那个叫三角洲,留下过许多回忆的地方。

   当飞机降落到平地上,到处一片山青水绿,水一心怀抱着孩子从飞机上面下来,小丫头咿咿呀呀的,张牙舞爪,水一心却步履缓慢,她走的是那样缓慢。

   四爷站在她身边,她走在前面,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。

   当她看见站在田地里面正嬉戏的几个孩子,和背着手,迎风而立的男人,她愣在那里,低低的叫了一声阿鹰。

   那人回头看着她,一样的面容,一样的姿态,但她还是一眼看的出来,他不是……

   那些人叫他阿鹰,那些人也都尊敬他,他也走到水一心面前,温和的笑着。

   孩子们都围上来,抱着她说话。

   可这安排还是伤害了她,直到她看到墓碑上朝着她温和笑着的人,她又开始哭泣。

   孩子们已经长大了不少,站在一边看着她,她哭的好像世界都崩溃了,最后天黑了才回去。

   第二天她又去看,但她站在那里却没有再哭过去,而是一直对着墓碑上的人说话。

   没有人知道她都说了什么,但她确实在和他在说话。

   只是那之后,她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

   这次来,她也见到了叫云皓寒的男人,只是她的话不多,也没有特意去找他说话,不管他是忘了还是记得。

   但她走之前和大家吃了饭,带走了属于她的几个孩子。

   临行的飞机下面,云皓寒仰起头注视着她,她也没有多看一眼云皓寒,对于她来说,那些早就不再重要,她们从此没有关系了。

   ……

   多年后,她已经不在年轻的时候,同样是那样的一个深秋,她接到在三角洲的来信,说云皓寒已经病入膏肓,弥留之际念着她的名字,只是到最后她也没有出现,她说她是军人,军人是不能出去的。

   只是因为她的这句话,成了云皓寒这一生的遗憾。

   ……

   那之后,她开始随着某个人,出现过几次,在国家正式的场合,穿着上将的军装,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,看着那些人,一时间说不出的荣耀,但她最后也只是随着他的一个小兵,走到哪里他拉着她的手,生怕再丢了她的手。